面面不委屈♛凉生不忧伤

只愿姜花之前

楔子   “轰隆——!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声巨响,冲出了一股炽热的波浪,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巨响,滚滚浓烟如同铺天盖地的沙尘暴一般,腾空而起,伴随着猩红色的火焰妖艳绽放,仿佛朵朵妖娆艳丽的彼岸花,争奇斗艳。
猛烈的爆炸声不绝于耳,成片的废弃房屋接连不断地坍塌,碎裂的钢筋混凝土如同流星雨般纷纷坠落。殷红的血光四处飞溅,溅到了支离破碎的玻璃幕墙上,流淌到了四分五裂的土路上,仿佛盛开的红蔷薇,妖艳夺目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摇摇欲坠的人心,火光,仿佛冲破天幕。 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程天策!!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心,痛得像是被刀刃一点点划开一样。钝重的发不出任何声音。却只感到它在滴血。那就这样静静的离开吧。是我一个人的事。不需要对谁说再见。“姜生…你跟程天佑,好好地…活下去…但是…我永远不会原谅他,我还是像以前一样爱你……我最亲的妹妹!”
原来死亡也不过如此:世界黑漆漆的一片,没有任何光源罢了。凉生,你…冷不冷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弦月高挂在夜空中,幽幽的银光斜斜地照在一排排冰凉的石碑上。凄凉的风寂寞地低语,唱着那首古老的童谣,为这里沉眠的逝者悲哀。霖市郊外的墓地,并不是用来埋葬一般平民的,沉睡在这里的,多是有钱的人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的坟墓颇为奢华,大理石制成的墓碑上用金子刻着逝者的姓名,墓前摆放着鲜花。但更多的坟冢则显得十分朴素,甚至简陋,连一块石碑都没有,周围长满杂草的坟冢也是屡见不鲜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处站着两个中年男子,其中一个有着美丽而忧伤的眼眸,“有人说梦见过世的人不好,醒来后一定要念叨以求下次不再梦见,但我从不信这个,偶然在梦中见到他…我是多么渴望…梦永远不醒,醒来后我久久的回想梦中他的音容相貌,我一遍遍的念叨,天策,你若想我,就常来我的梦中吧,让我在梦中再看看你…”
(一)         几十年来,每当我独行踽踽,举步维艰之时,抬头望去,恍惚中,总觉得他仍像从前一样远远地站在那儿…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凉生
         我与程天策之间的故事,按理说应该从上一辈的纠葛说起,可我心里还是想先说他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一天。
       那天一早就下起了雪,我起床时外面已经一片雪白,多日的大雾被驱散,世界一片洁净。我将屋里的盆栽移出去放在阳台透气,我不懂养花,但这姜花仍静静地缩在盆里。
        就在这时,一个人从远处走了过来,他从头到脚一身白色,但好像又混着什么颜色,交融在本就灰白的画面里,有一种不真实的唏嘘之感。我不由得呆了呆,却不料他稳稳当当倒在了我的阳台下面,仰着头对上了我的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我如梦初醒,赶忙冲下了楼……
        很多年以后,我仍旧记得当初北小武告诉我,在我、姜生、程天策三个人的关系中,表白就像一轮抢答。而答得慢的那个人,只能永远暗恋下去。

织绡绮丽

二十四.胜固欣然,败也从容
“情之为伤,苦了多少人,煞了多少忆,情之为悲,冷了多少清,落了多少思,纵使飞蛾扑火却依然义无反顾,只观情,伤人伤己,却是一生无法割断……天地不仁,当断…则断。在黑色的风吹起的日子,在看到霰雪鸟…破空悲鸣的日子,在红莲绽放…樱花伤逝的日子里,在你…抬头低头的笑容间,在千万年时光的裂缝与罅隙中,我总是泪流满面。因为我总是意犹未尽地…想起你,舍弥…这是最残酷也是最温柔的囚禁吗?”
西天的落日轻盈的洒下一层绯红的薄纱,将天将地将江河将山岳草木,连同这倾国倾城的人,皆笼在一片明辉艳光中,飘移的云彩在江面投下婀娜的影,徐徐江风拂过,与水草、苇影和着暮歌摇曳起舞,这风好像有些凉啊!
群山之巅,风回云散。浅金色的阳光从缠绵的云朵中丝丝缕缕的投射下来,紫色的天空贴近了人间,仿若触手可及。那棵盘虬卧龙般的古树静静在天与地之间伫立着,从亘古开始便擎着巨大的伞盖。风儿轻轻地摇动秋千,伴着些微的落叶轻声碎吟,老旧的吱呀声回荡在这苍茫时光里。
淡蓝色的雾气缭绕于身旁,足下是一片芦苇的花海。雪白而细密的,散着清香的花朵们交颈相挨低声私语,苇絮如丝绒般展开。随着视线逐渐远去,深蓝的晶莹河流蜿蜒至无尽远方,水声潺潺,碧水连天。葳蕤生长的高大树木于河岸两旁安然挺立,碧色的树冠葱葱郁郁,举起天边柔粉的云朵也毫不费力。
“释!到这里来做什么?”来人一身蓝色的翠烟衫,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,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,肩若削成腰若约素,肌若凝脂气若幽兰,折纤腰以微步,呈皓腕于轻纱,眸含春水清波流盼,头上倭堕髻斜插一根镂空金簪,缀着点点紫玉,流苏洒在青丝上,香娇玉嫩秀靥艳比花娇,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,一颦一笑动人心魂,寐含春水脸如凝脂,白色茉莉烟罗软纱,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,身系软烟罗,还真有点娇艳欲滴的味道。
少年站起身,右手玉指并拢,合掌置于前胸,弯下身来,雪白的长发散在了胸前,“母亲!”

寒衣岁暮墨痕新

三.孽债难偿
世上从来没有什么巧合之事,这不几人离开府邸,想要到街上去打听些消息。这事也算是大事,毕竟陆家在祁县也是大户。
街上还算是热闹,
喝茶的人倒也不少,这就意味着能打听到的消息应该也不少。
老百姓都有一个共同点,他们都爱看热闹,都爱听别人家的事。狄大神探和店小二从中华上下几千年一直聊到祈雨祭典,从
村里张三家媳妇一直巴拉巴拉到陆家的秘事传闻。
身旁的三人都耐住想要拿茶杯打死他们的冲动,当然,除去元芳和婉清是不耐烦,而二宝则是出于不敢。为了身家性命和自己一年的俸禄,还是装作听不到为好,从前只知道少爷擅长忽悠小姑娘,没想到今天……不去说书都是浪费了这幅好口才!

静水流深去沧笙踏歌来

这章没啥进展。😂

寒衣岁暮墨痕新

这原本是很荣耀的事,可却令陆老爷头疼不已,自从二十多年起,这祭典便出了许多晦气、离奇之事。
每到祭典来临之际,镇子和村子便会死掉一些人,且死状极其可怖,就好像被一条巨蟒活生生勒死一般,面目狰狞。更加奇怪的是,死者多是将要参加祭典的男子和……风尘女子。
这下狄王一行人也不得安生了,狄仁杰这走到哪儿哪里就有麻烦的本领,真真是叫人没有办法!
王元芳在地宫中身受重伤,身体养了许久一直不见好,这薛婆婆瞧见了他消瘦的模样,越发是心疼不已,便叫人领着他们快去休息,临走时,狄仁杰和婉清对视了一眼,便不再停留,轻轻扶着元芳,随着下人进了客房。角落里,有个小丫头自几人到时,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过元芳。
婉清诊了诊元芳脉像,沉默了好一会儿,便忍不住开口了,“元芳这府里的人你都认得吗?”王元芳放下手中的茶杯,看了看狄仁杰,见他和婉清是一样的表情,“不全识得,除了薛婆婆和陆老爷,还有府中一些上了年纪的下人,其余的便不认得了。”
这厢,狄仁杰越发疑惑了,婉清又问道,“府中的少爷和小姐们元芳也不认得?”
“我小的时候,也只来过几次,那时候,陆老爷的头一个夫人还在世…”二宝惊呼,“头一个!”狄仁杰瞪了他一眼,这边元芳也瞪了狄仁杰一眼,狄仁杰这才作罢。
元芳继续说到,“他们夫妇多年来只育养了一个独子,后来一场意外,那小少爷夭折了,没过多久陆夫人也仙逝了…”狄仁杰和婉清正思考着,这时元芳突然站起身,“意外!狄仁杰!那年陆府小少爷死的时候,也是祭典快要开始的时候,那个时候还有人传说这是诅咒!”

寒衣岁暮墨痕新

每年农历三月的第一个属龙日是祁县一年一度的传统祈雨节,俗称为“门捏底”。
季春三月是一年中夭干少雨时节,祁县百姓担心四月间小秧栽不下去,就以村落或家族为单位,相约成群,在推举的首领的主持下,选择房舍附近最高的一座山,到山顶祭天求雨。他们认为祭天求雨的山越高离行雨的天龙越近,求雨就更加灵验。祭夭求雨仪式是在聚落附近最高的山顶,选一棵大树作为“龙树”,在龙树下摆设祭坛,在祭坛上铺垫青松毛,摆上酒、茶、米、肉等祭品,点起清香,杀鸡宰羊,敬奉“天龙”。
祭祀仪式开始,首领要在参祭人员中选出一个强壮的小伙子,让他抹成大黑脸装,扮“龙王爷”的模样。龙王爷腰间挎着一个盛满水的大葫芦攀上龙树,在首领念“求雨经”时向下泼洒“雨水”。
其它参祭人员跪在祭坛前默念祈雨。首领手摇冲夭铃,身披法衣,头戴法帽,施展法事,边跳边念“求雨经”。念完一段经,龙王爷就向地面洒些“雨水”。问树上求雨人,雨下得如何?求雨众人答:“雨水太少,庄稼长不起来,请龙王爷多行点雨”。
首领又念一段“求雨经”龙王爷又从树上多洒些“雨水”,再问如何?求雨众人答:“雨下得太多,庄稼受涝,难有好收成”。首领最后再念一段“求雨经”,龙王爷才均匀地洒下雨水。祈雨祭祀完毕,大家开始吃祭餐,吃完祭餐,众人就启程回家,在回家的路上,首领手持法器在前边引路,年轻小伙子们则临时扎一乘轿子,把黑脸“龙王”抬回家。一路上首领吟唱“鲁更恰经”,认为这样做了,就能把“真龙”接回家,来年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。
祁县古老的祈雨节,世代相传延续至今,表达了企盼风调雨顺,五谷丰收的朴实心愿,而陆老爷便是今年的‘首领’。

贴吧转载 原作者:宸川沐

我本以为,我可以不负天下不负你,可终究,没能护得了你一世周全。那年,春风扶柳雪絮飞扬,你说你信了我,但你可曾发现……你唤他一声“兄长~”,却再也没有唤我一声“哥哥”……